笔趣阁 > 虚拟尽头 > 第72章 彼岸空间(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

第72章 彼岸空间(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

  之前在陈氏财团总部的时候,陈涉已经对这块数据硬盘有了初步的了解。

  简而言之,它是奈落计划的钥匙,同时也是奈落计划的全部成果。

  奈落计划实际上是在散列空间这个虚拟世界中架构了一片特殊的空间,而这片空间有着非常独特的规则。

  这种原理就像是在一个现成的操作系统上再写一个新的程序,而这个新的程序在理论上可以做到很多的事情。它在一定程度上会受到系统本身规则的制约,但是也可以做到很多系统能力之外的事情。

  奈落计划所构筑出来的就是这样一个非常独特的虚幻空间,在这片空间中有着非常特殊的规则,可以将人的意识通过某种方式上传,也可以将存在于这片空间中的意识用一定方式传输到人的大脑中,对原本的意识进行覆写。

  当然奈落计划的研究成果只是初步完成,实际上它还存在着很多的问题。

  人的意识上传到网络之后,哪怕网络上的这个意识有着全部的记忆,在大部分情况下也会做出跟原主差不多的决定,但这个意识还是原本的意识本身吗?

  反之也是一样,从奈落计划的空间中下载的意识就一定是原本的意识本身吗?

  在这种上传和下载之间到底损失了多少信息,两种意识的形态又发生了怎样的变化,这种细节的东西有可能会有很大的影响。

  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奈落计划的成果只是完成了8成以上意识的传输,最终创造出来的意识,虽然在表面上跟现实中曾经存在的人有着非常接近的特性,甚至普通人难以分辨出不同,但这种传输还是会有损失的。

  这种损失本身就是充满了危险的,可能会诱发一系列不确定的后果。

  陈涉一直觉得所谓的永生既是人们永恒的追求,同时也是一种可怕的诅咒。当一个正常的人被永生的欲望彻底支配的时候,很可能会做出一些非常极端和反人类的事情。

  这项技术如果被大财阀所掌握,那些大财阀的高层就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永远存活下去,哪怕他们已经不再是原本的自己,而是变成了网络上的一个虚幻的意志,但他们对于这个世界的破坏还会延续。

  总之,奈落计划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成果,实现了人的意识向虚拟意识的转化,但这项技术并不完美,甚至可以说是有很多致命问题。

  陈涉原本也只是想让奈落计划永远地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但是,此时他改变了主意。

  如果能用奈落计划尝试着将牺牲的反抗军意识传输到这个虚拟的空间中,并在未来想办法为他们在现实中准备机械或者罪犯的身体,那么是不是可以让他们看一眼自己为之牺牲,为之奋斗的这个世界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陈涉其实并不信任这种永生,但是如果能让这些必然牺牲的反抗军战士生命延长一些,让他们可以看到胜利的那一天。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当然想要做到这一点,陈涉需要解决很多的问题。

  最关键的一点就是人的大脑意识与虚幻世界的空间,到底要如何连通?

  藤堂集团的做法是通过比超梦游戏舱还要更加精密的特殊设备,以非常暴力的方式读取和写入。而不论是读取还是写入,都会将原本大脑中的意识彻底杀死,而后在基因层面进行重塑。

  这个过程是绝对不可逆的,而且充满了风险。

  更何况藤堂集团用于完成这一切的特殊设备,也已经随着剧烈的爆炸,永远消失在了野外的基地中。

  陈涉虽然是创造者,但是他压根没有看到过这种仪器的内部结构,自然也无从抄起。

  不过还好,他有挂。

  这些藤堂集团耗尽资源也没能彻底解决的问题,陈涉都可以通过创造者的特殊能力来解决。

  很快陈涉想好了第2个奇迹的名字——“方尖碑”。

  这是一块高耸入云的巨大石碑,而它只不过是陈涉精神世界的一个出口,真正联通的方向是奈落计划在散列空间中制造出来的特殊虚拟空间。

  而沟通的桥梁与媒介则是时空界以及强大的通感力量。

  之前陈涉在改造通讯模块的时候就发现,他可以通过对时空粒子的理解以及从艾普西隆那里获得的对于通感力量的知识,不完全依附于散列空间,而是借助时空界构建特殊的联系,在所有的镣铐手环中,架设起一个不受散列空间影响的局域网。

  同理,时空广播其实也是类似的性质,虽然它和散列空间是共生的关系,但其中也有大量的通感规则,属于对时空粒子的特殊运用。

  陈涉觉得既然奈落计划创造的这片特殊空间存在于散列空间之中,那么掌握了钥匙的他就可以使用这种特殊的规则,将这片空间改造一番,并与现实中的某些终端还有自己的意识世界相联系。

  而方尖碑作为一种奇迹,就是用陈涉目前还不能掌握和了解的时空规则,让某些特定的结果强行成立。

  例如,钟摆可以显示陈涉目前所面临的各个方面的风险。但这个风险到底是如何计算出来的?内部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规则?陈涉一概不懂。

  所谓的奇迹就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这是创造者的独特能力。

  同样的,陈涉也无法解释,方尖碑到底如何在奈落空间、时空界和自己的意识世界之间构筑紧密的联系。但他不需要解释,因为这就是创造者创造出来的奇迹之一。

  陈涉能够感觉到大量的时空粒子被抽离,与此同时地面开始了隆隆的震颤,一座巨大的方尖碑拔地而起。

  与此同时,一种神秘的联系与奈落空间建立了起来,而后又与时空界产生了联系。

  强大的通感力量将这三者牢牢的捆绑在了一起,就像是时空广播与散列空间的特殊关系一样。

  “既然目的不同,原理也不再相同,那这个空间就不能在叫做奈落空间了。”

  “就叫彼岸空间吧,它存在的意义,就是让所有人都能去往正确的彼岸。”

  而且,陈涉无需再担心如何提取和写入意识的问题。

  因为他自己就是现成的工具。

  他可以通过时空粒子作为媒介,将一个人的意识提取到这个特殊的空间中,也可以将空间中已经存在的意识强行灌输到某个身体里,而且这具身体可以是活着的人类也可以是具备强大算力的智能机器。

  当然,具备强大算力的智能机器是一个非常严格的定义,它要求机器本身所能够承载的运算量与人的智慧相近,而在旧土上人工智能的发展并没有陈涉想象的那么快,类似的这种存在非常稀少,陈涉暂时还接触不到。

  同样的,这种提取和灌输同样也是一种不可逆的过程,不能反复横跳。

  如果陈涉决定把一个濒死之人的意识传输到这个特殊的空间中,那么这具身体就会立刻进入脑死亡的状态,并且无法继续写入。

  也就是说,同一具身体只能与彼岸世界连通一次,但同一个意识可以多次进入彼岸世界以及现实中的不同身体。

  这一点看起来与藤堂集团的奈落计划有些类似,但不同之处在于陈涉所完成的意识转移比奈落计划的完成度要高太多。

  奈落计划只能转移大约80%的意识,有大量细节被无奈地忽略掉了,但是陈涉可以转移99%甚至接近于100%的意识。虽然仍旧不能说两个意识完全一样,但已经尽最大可能保证了细节的完整。

  不仅如此,陈涉改造之后的彼岸空间,还有了一个最大的变化,那就是连通了时空界。

  而按照艾普西隆已知的理论,在时空界中可以搜寻到逝者的灵魂。

  在巨大的方尖碑拔地而起的同时,艾普西隆也饶有兴致地看着,点头赞许。“不错,你的第2个奇迹虽然仍旧没有太多的新意,但是总算是没有浪费你作为创造者的才能。”

  “死亡总是一件让人难以接受的东西,所以死而复生和长生不老,是人类永恒的追求。”

  “你可以从时空界复活一些刚刚死亡没多久的人。但要我说,其实没必要搞得那么麻烦。”

  “只要人类全都热情地拥抱时空生物改变自己的生命形态,那么人类就可以实现真正意义上的长生。何必像你一样搞得这么复杂,脱裤子放屁呢?”

  陈涉当然还是像以前一样,无视了艾普西隆的点评。

  虽然艾普西隆像很多键盘侠一样总是喜欢指点江山,但是大部分键盘侠都只是单纯的蠢,而他则是单纯的坏。

  键盘侠评论某些事情,可能是因为并不了解内情,但艾普西隆恰恰相反,就是因为他太了解内情了,所以才会想方设法的把陈涉往歪路上带,总之不要理他就可以了。

  而后陈涉开始以这个巨大的方尖碑为媒介,在时空界中搜寻自己想要的人。

  陈涉也很难解释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原理,但是从艾普西隆的例子上来看。人的意识在现实中消亡之后,确实会在时空界存在一段时间。

  所以准确来说,并不是艾普西隆的意识逃到了时空界,而是他在现实中死亡之后,因为他的意识比较强悍,所以在时空界中凭借着强大的通感能力以及相应的知识,顽强地生存了下来,甚至还改变了自己的形态,将自己变成了某种依附于时空界的特殊生命。

  而现在陈涉同样也可以凭借自己与这些反抗军之间的特殊时空联系定向搜寻一些目标。

  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就像是在无边的黑暗中遨游,而一些星星点点的光芒就像是被自然吸引一样,依靠着二者之间的时空联系,向着他逐渐汇聚过来。

  片刻之后,陈涉再度感觉到大量的时空粒子被抽取,方尖碑的周围开始出现一个个人影。

  这些都是在之前的战斗中所牺牲的反抗军战士。陈涉当时并不在场,所以没能和他们见到最后一面。

  而此时,他们全都穿着作战服,维持在战死前那一个瞬间的状态,那是他们最后的意识定格的片段。

  但这样还没有结束,又过了一段时间,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出现在方尖碑的旁边。

  正是之前在新闻上出现的,西大陆上的反抗军最高统帅,高经武。

  这些反抗军的战士们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他们看着自己的身体又看向这个陌生的世界,有些惊讶的说道,“这是哪里?我还活着?”

  很显然在他们记忆中的最后一刻,自己应该已经死了才对。

  而高经武脸上同样也露出困惑的表情,因为这个地方对他而言是完全陌生的。

  他最后的记忆是死在企业联合军的围剿之下。

  他抬起手看了看,握了握拳还能感受到自己脉搏的跳动。一切都跟还活着完全一样,但是这里的一切却又给他一种非常不真实的感觉。

  就在这时,他听到身边的人齐声喊道:“队长!”

  高经武愣了一下,他看向对面,只见一个气质过人的年轻人物来到他们面前。

  陈涉看向众人说道:“我知道大家对目前的状态有很多的疑惑。请大家稍安勿躁,先听我把话说完。”

  “是的,你们已经为了完成反抗军的事业而牺牲了,不过这个地方叫做‘彼岸’,你们的意识将在这片虚幻的空间中继续存在下去。我会想尽办法让你们的意识在现实世界中复活。”

  “通过各种可能的方式。”

  陈涉所说的各种方式其实无外乎三种,分别是基因,机械和通感。关键在于为这些人在现实中找到一副可以容身的躯体。

  不论是用基因技术进行改造的身体,还是用机械技术拼凑出一台战争机器,或者用通感力量让这些人以半时空生命的形式存活,都是可以尝试的方向。

  当然这个承诺目前来说还只是一个空头支票,陈涉不太可能一上来就给到绝对完美的解决方案,但陈涉相信有创造者的力量在手这一天应该不会太久。

  听完陈涉的这番话,已经牺牲的反抗军士兵们表情都有些复杂。

  他们很难一下子接受自己已经死亡的事实,但是对于目前的这种状态,他们心中又怀有一丝丝的庆幸。毕竟他们现在像是生活在天堂中,还能感觉到自己的存在,还能进行思考,而不是像真正的死亡一样,一切都归于虚无。

  同时陈涉也承诺了,他会想办法让他们在现实中重新获得身体完成未竟的事业,这对于他们来说也算是了却心头的一桩夙愿。

  高经武沉默片刻问道:“谁能跟我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记得我已经死了,而且,死之前是在西大陆。怎么会突然来到这里?”

  陈涉简单地把奈落计划的事情给讲述了一遍,也透露了一点点自己的特殊能力。

  这些人的意识现在完全掌控在他的手中,只要陈涉愿意,可以随时切断这些意识与时空界以及方尖碑之间的联系。更何况这些牺牲的反抗军战士本来就是绝对忠诚,可以信任的对象。

  这个意识世界存在的本身,根本无法用现有的常理来解释。陈涉如果用欺骗或者隐瞒的方法,不仅骗不过这些人,反而有可能动摇双方互信的基础。

  既然如此,还不如把一些无关紧要的秘密告诉他们。因为这些人在未来将会是陈涉,绝对可以相信的一支力量。

  听完陈涉的这番话之后,高经武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他有些震惊于北大陆上竟然还有一只隐藏起来的反抗军,正在和他一样苦苦地坚持,而且竟然还取得了如此丰硕的成果。

  当然所谓的丰硕成果并不是说这支反抗军对大财阀的力量造成了多大的打击,毕竟他们的体量太小了,跟高经武在西大路那边做出的事业相比,还是有点不够看。

  让高经武非常惊讶的是,这只反抗军明明力量如此弱小,又是在环境最为恶劣的北大陆,却能取得如此丰硕的成果,甚至构建出这样一个离奇的彼岸空间,足以见得陈涉队长的才能远在他之上。

  想到这里,高经武说道:“陈涉队长,非常感谢你。”

  “不过我对于拥有现实中的身体,不太感兴趣。”

  “人的生老病死都是天命,虽然我并不认可注定的命运,但是我也不希望自己死后以一种不正常的方式继续存在于这个世上。”

  “死了就是死了,就让一切都过去吧,反抗军未来的命运应该交给你这样有理想,有抱负,有能力的年轻人去主导。”

  “我已经太累了,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要休息了。”

  对于高经武的态度,陈涉感到有些意外。

  很显然在西大路上的反抗军活动,让高经武对于未来感到越来越迷茫,而他在死亡之后也不希望以这种半死不活的状态继续存在下去,换言之就是对于这个世界并没有那么强烈的执念。

  这一点跟艾普西隆有着明显的不同。

  高经武此言一出,其他的反抗军战士们也有不少人产生了类似的情绪。

  是啊,我们现在的状态算是什么呢?孤魂野鬼还是半死不活的怪物?

  这些反抗军的战士们,本来就比较排斥通感力量,也排斥那些诡异的时空生物和半人半鬼的时空骑士团,此时他们在死后又被强行拉了起来,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别扭。

  当然也有一些成员认为只要还能够感觉到自己活着就总比彻底消失要好,因为他们还有一些没有达成的心愿。

  陈涉知道此时他需要将这些人的思想凝聚起来,必须给他们一个明确的目标。

  想到这里陈涉说道:“以不正常的方式存在于这个不正常的世界,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大财阀的力量太强大了,光靠少数人没有办法完成我们共同的目标。你们都是战斗意志最坚定的人,不应该就这样离开你们为之苦苦奋斗的世界。”

  “难道你们不想看一眼大财阀被推翻之后的世界吗?”

  “所以我希望你们能够和我一起并肩战斗。你们滞留在彼岸,是因为这个世界上还有未完成的任务。”

  “等到所有的心愿都了却之后,我希望你们能够看一看那个崭新的新世界,而后,再挥手作别。”

  高金武看了看陈涉,他的眼神中出现了很多种情绪,但许久之后他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好吧,陈涉队长。”

  “既然如此,我这个孤魂野鬼就舍命陪你完成这个几乎不可能的任务吧。”

  7017k

本站最新域名:www.1biqug.com

看过《虚拟尽头》的书友还喜欢